????不过毕竟也都是刚认识的,相互聊了一会儿也就各自散了,韩阳那壶好是好,也确实是个谈资,但也不能谈也下午吧。所以散场的时候提前说了,下午就不用结伴行动了,各自出去玩耍就好,不要耽误了明天的交流会就可以。

????只是下午韩阳也没去什么地方,就在宾馆的桌球室玩了一下午的台球,吃过晚饭在桑拿室泡了个澡就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早早起床,不过却哪里也没去,因为这次交流会就在迎泽宾馆举行。其实有资格参加这次交流会的人本来就不算多,加起来也就二百来人,一间小会议室就足够了。

????但紫砂收藏协会本身就只是古玩收藏中的一个分类,所以省城紫砂收藏协会的成员虽然都很不错,但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会议室,只有几间办公室,所以想要开会就只能到酒店租会议室。

????当然,这样也方便的很,韩阳他们还省得再多跑路了。当然,绝大多数的与会者也都是住在迎泽宾馆吧,因为有一部分人的住房就是协会那边订的,只是韩阳他们享受不到那种待遇罢了。

????进入会场的时候,王乐瑶跟着丁智还有姚辉等人在后排坐着,他们毕竟是来旁观的没有正式邀请,韩阳则跟着杨峥在考前排的位置坐下了。只是杨峥老头儿的朋友挺多的,坐了一会儿就碰到不少的老朋友,到后来干脆就坐到前排去跟人聊天了。

????韩阳不认识对方也就没跟着过去,自己坐在靠墙位置旁玩手机,因为环视一周周围就他一个年轻人,其他一个个最少都五十岁的样子,以至于都没人跟他坐在一起。

????不过就在快要八点钟的时候,一个戴着墨镜的老头低头快步走到韩阳身边,“这里没人吧?”

????韩阳愣了一下点点头,“没人,随便坐,”座位这么多,当然可以随便坐了。

????再看这老头儿土里土气的看上去跟个普通的农民差不多,花白的头发剃的非常短,只留一点头发茬儿,看上去倒是挺精神的,只是却又戴着一副大墨镜,看上去挺滑稽。

????看到对方这模样,韩阳轻笑道:“您也是来参加这次交流会的?”

????“嗯,过来开开眼界,”老头儿低声嘿嘿笑道:“你呢?跟着长辈来的?”

????韩阳点点头,“跟着长辈来开开眼界。”

????“嘿嘿,年轻人多见识见识也是好的,”老头儿倒也不客气,跟着还低声评价道:“这协会虽然不算大,还也还是有点宝贝的,说不定真能开开眼界。”

????韩阳不了解老头儿的来历,因此跟着轻笑道:“对我来说,能卖钱的就是宝贝,不能卖钱的再好那也是别人的,对我来说一文不值,哈哈,”说话说的当然很偏颇了,一些藏家听到之后肯定要对韩阳呲之以鼻。

????“嗯,是这个道理,”只是墨镜瘦老头儿煞却有其事的点点头,“你呢,有没有带什么宝贝过来?”

????韩阳见这老头儿好玩,神秘兮兮的笑道:“当然有宝贝了,交流会不就是斗宝玩的?”说到这里,韩阳更是将这交流会说成了斗宝大会,开玩笑的同时也不动声色的试探了一下老头的身份。

????“斗宝大会,还真贴切呢,嘿嘿,拿出来让我看看你的宝贝能不能赢个满堂彩?”老头儿嘿嘿一笑赞同道。

????老头儿不介意他将古玩单纯的市场化经济化,也不介意韩阳将这交流会说成是斗宝大会,显然不是那种德高望重或者正义感极强的老学究,也不会是协会里边的人,再看穿着打扮和谈话方式,应该也是一个藏家,或者也可能兼职古玩经营,也就是生意人一类。

????大概琢磨到对方的身份,韩阳也跟着嘿嘿一笑,“还是等等再看吧,提前知道了就没了神秘感,”说着低声道:“偷偷跟你说,我今天估计要在紫砂收藏圈里出名了,嘿嘿。”

????“哦?怎么个出名法?”老头儿也一脸好奇好玩的凑到韩阳脑袋边,那模样就像是两个在上课时凑一起悄悄说话的坏学生一样。

????韩阳嘿嘿笑道:“我要跟那个于之和打一次擂台。”

????“哦?于之和?那可是大人物啊,你和她有过节?怎么个打法?”于之和的名气果然大,吸引力足够强,这老头儿一听韩阳说要跟于之和打擂台,两只小眼睛瞪的溜圆都要放光了。

????说到这里,韩阳却忽然住嘴不说了,只是故作神秘的笑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说着转移话题道:“老爷子,你呢?看你两手空空的,莫不是打算想在这里收点宝贝回家?”

????“唉,我没钱啊,”老头儿闻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能来看看就不错了。”

????韩阳咧嘴轻笑一声没说什么,老头儿说没钱可不一定真的没钱,晋省的土财主多的是,而且更懂财不露白的道理,聚财的本事真的是一流的,像老头儿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人多的是,韩阳当然不会真以为这个穿的土里土气的老头儿真的没钱。

????就在这时,从会议室外进来一行人,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儿,直接在主席台上坐下了,“咳咳,大家好,我是省城紫砂收藏协会的秘书长刘长根,代表协会众人欢迎大家来到省城,也希望这一届交流会能够开心的开始,顺利的举行,完美的落幕。”

????这位秘书长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老西儿味,不过大家大部分都是晋省人,听着倒是多了些熟悉的感觉。因此王秘书长话音一落,大家还是给鼓了鼓掌,表示了一下欢迎。

????“让周会长简单的说两句——”说着将话题递给最中间的那个老头儿。

????周会长就是省城紫砂收藏协会会长周正明,韩阳从协会发给他们的资料中了解到的,而且还知道这位也是国/家收藏协会的会员,国/家紫砂收藏协会的常务理事,在收藏界特别是紫砂收藏界里也算是个人物。

????“今天大家刚到这里,咱们也不谈什么严肃的话题了,就是想说一些这次交流会的主要目的,”周会长清清嗓子开门见山道:“首先就是把咱们省内的紫砂收藏者和研究者聚集起来,探讨一下紫砂的行情和发展趋势;其次就是亮自己的宝贝出来,好让大家点评一下;最后就是举行一个小型的拍卖活动,给有交易意向的藏家们一个机会。”

????周会长说道这里,然后直接将话筒换给了刘秘书长。

????“咳咳,周会长说完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这一届的交流会现在就正式开始吧,”刘长根高声喊道:“不过在这之前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于之和先生。”

????刘长根话音一落,会议室里欢声雷动,那模样跟粉丝们见到了明星一般,一个个伸长脖子盯着门口翘首期盼,等待于之和的出场。

????韩阳也不例外,只是他心里更多的是好奇,不知道这位于之和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的人。但掌声响了半天,门口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下子众人可傻眼了,特别是刘长根和主席台上的几位都已经有点坐立不安了。

????台下的众人也发现了异常,如雷的掌声一下子停止了,有的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而拿着话筒的刘长根更是要直接跑不出寻找,于之和先生要是在这里失踪,那他们紫砂收藏协会估计真要被人拆掉。

????“我在这里,”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起来。

????声音响起,众人的齐刷刷的转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跟着会议室里重新响起齐刷刷的掌声,比刚才还要热烈很多。

????但韩阳心里的滋味可就不怎么美妙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土里土气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古董商的干瘦矮小老头儿就是于之和先生。他想象过无数次于之和先生的模样,想过对方会是一个时尚入王蕴真的风趣老头儿,也想过会是一个严肃认真不拘言笑的学者,还想过对方是一个和蔼可亲但却较真的老前辈。

????还想过很多模样,但就是没想到对方会是这般的不起眼。而打死韩阳都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跟他阴差阳错的坐在了一起,而且还说了一些要跟对方打擂台的话。

????饶是韩阳自以为镇定心大神经粗,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当他看到老头站起来上台时露出来那一丝诡秘的微笑,更是让韩阳感觉有些不妙,这老头儿该不会是个小心眼的家伙吧,难道还要为了这点事儿搞什么打击报复不成?

????当然,这只是韩阳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已,如果于之和是个小人,怎么可能这么受欢迎,这么背拥戴?

????“咳咳,提前进来一会儿坐了坐,抱歉抱歉,”干瘪瘦小但很精神的于之和走到主席台上呵呵笑道:“刚才以为小朋友说这交流会其实就是斗宝大会,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所以闲话也就不用多说了,直接开始吧,另外刚才那位小朋友说要跟于之和打个擂台,我很好奇他想怎么跟我打擂台。”

????...

????...

????笔趣阁 www.Biqquge.Com 更新速度最快!